白痴的那点事

这是一个树洞同时也是一个故事
6月 102016

又一年端午节

做了一个梦

俩个人坐在风雨长廊

她笑着跟我描述着未来发展

“祝你幸福”

“谢谢”

 

 

 

6月 012016

住院期间树洞流量异常

没有办法只能暂时关闭

换了一套新的博客系统

感谢狐狸兄弟辛苦了

旧树洞于2011-1-16启用

旧的数据自愿放弃了

有些东西还是留在回忆吧

毕竟还有一本手抄本呢

 

新树洞很多功能还没去了解

现在这样看着也挺不错的

有个能写写东西的地方就行了

具体的以后再看吧

 

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

出院前医生千叮万嘱不能再剧烈运动了

躺了半个多月体重又回来了

卧推自重还差那么一点好不甘心啊

 

以前总想着能早点休息

如今总算可以早点休息

但是却又不到那个点睡不着

所以说是不是有点犯贱呢233

 

跟诗赟聊了几个晚上的电话

工作、感情是大方向

剩下的围绕减肥、八卦话题展开

其实很多话应该见面坐下来闲聊

所以大概定了那么一个时间

从她那得知了一些关于小家伙的消息

诗赟说跟小家伙聊工作的话题感觉她并不高兴

我觉得这是她自己想太多了然而还是阻止不了她这么想

她说跟小家伙之间总会有一些尴尬的停顿和无话可说的沉默

关于这个之前跟太太和达叔聊天的时候也提到过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距离感”吧

她情绪太容易受影响了

另一个就是她告诉我小家伙随时都会结婚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是挺高兴的

想起她年前电话里头说的话还有那么点担心呢

跟诗赟聊完天之后总结出一个问题那就是

以后再也不跟女生讨论结婚话题了

 

最近健身房新来了几个“同志”

被问到一句你是不是学生

看来我跟“成熟”这个词是无缘了

安慰的话说明自己还年轻

那么是不是可以继续过六一儿童节呢

今年的礼物还是给信天助学的山区儿童捐助一桌饭

希望天下的孩子节日快乐~

 

还有很多东西要写

暂时就先这样吧